红天·肆

无肉不欢,真爱至上

诚楼段子02


诚楼段子02


灵感来源:


1:砸核桃啊吃核桃~~

2:东哥在节目里说阿诚对明楼来说是特殊的唯一的~~

3:关于“吃蛇肉”,我不信就我一个人想歪了!


很少有人知道,深沉威严的明楼长官也曾经有活泼可爱,调皮捣蛋的一面,就像明台,就像一般富家公子一样。

明楼刚出生的时候,明家还是个没有分家的大家族,明楼前面还有好几个哥哥姐姐,明楼又是生的白嫩可爱,像个白玉娃娃,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眼巴巴看着你的时候真是让人恨不得把星星都摘给他;到了会说话的年纪,一张嘴巴又是抹了蜜一样甜,家里的大人恨不得都把他惯上了天。

可是后来,明家分了家,明楼父亲去世,天真无忧的明楼少爷被迫长大的时候也不过10岁,曾经一味宠着自己的大姐明镜持家后也开始对自己严格要求起来,再后来,身份渐渐多了,面具也是带了一层又一层,人也越发深沉稳重,叫人看不透。


“现在明楼长大了,都不愿意和我这个姐姐讲心事了,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着....我倒真是奢望他能一直像明台一样....”出国前夕,明镜曾经和阿诚嘱咐过,“他倒是愿意同你讲事情,你要替我好好照顾他,一个再坚强的人,孤独久了,心里一定有苦的.....”


小时候刚到明家的阿诚觉得明镜和明楼更像是家长,他们让自己读书,照顾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家,后来,阿诚做了明楼的贴身秘书,陪明楼一起去巴黎,一起加入地0下0党,一起去伪0政0府......

明楼从把他当做一个需要照顾的孩子到把他当做一个可以信任的伙伴,从恩威并施的说教到轻松自在的闲聊,明楼在阿诚面前的形象越来越真实,阿诚其实是很喜欢明楼对他使性子发小脾气,时不时毒舌调侃一下的,因为只有这种时候,明楼才像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神话,不是76号高官,不是军0统0情0报科长,不是中0共0地0下0党,就只是明公馆大少爷,有些任性的富家公子。


因为整个明家整个上海只有阿诚知道明楼的全部真实身份,所以阿诚对明楼来说是唯一的,特殊的存在。(←这是靳东哥在节目里自己说的!原话大概是:【全剧只有阿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所以对阿诚的是一种唯一的特殊的感情....兄弟情!!】我只是搬运工!)意识到这一点的阿诚嘴角不自觉得意的上扬,连自己嘿嘿笑出声了都没有察觉。


“阿诚,你想到什么了笑的这么猥琐?”


“啊?”被打断脑内小剧场的阿诚一脸茫然的抬起头,明楼的嘴里还在嚼着核桃,脸颊鼓鼓的还不忘记‘教训’道:“一会儿明台就要回来了,还指不定要怎么闹,你还有心情想些有的没有的?”说着又往嘴里塞了几瓣儿核桃,脸上丝毫不见责怪或紧张的神色。


“闹也是和你闹,我就是个砸核桃的仆人,小少爷还能和我闹?”阿诚好笑的看着随意坐在楼梯上一瓣接一瓣往嘴里塞核桃的明楼,“你慢点儿吃啊!给明台和我留点儿!我这儿都来不及砸了。”


“哼!”明楼做出一个‘你奈我何’的表情,继续吃,还嘟嘟囔囔说了些什么,声音太小阿诚没听清,正要问,“砰----”的一声,大门被推开,明台一脸怒气的站到门口,阿诚都已经闻到冲鼻的硝烟味了,可是明楼还是像没事人一样说:“馋猫!就是有口福!”


“怎么现在才回来?去哪儿了?”明楼还在吃核桃....

“我有一个问题解决不了,找朋友帮忙了。”明台怒气值up中.....

“什么问题啊?为什么不来找我?”吃核桃....

“你也不是什么问题都能帮我解答的?”怒气值up....

阿诚默默斜眼看着明楼,心想著您能不能别吃了,你还要把脑子补成什么样子啊?你看不出来明台的拳头都已经捏的爆青筋了吗?

“那到底是什么问题?说来听听~”吃吃吃....

“就算你能帮我解答问题,你能帮我考试吗?”怒气值upupup....

“哦!打算回学校啦?”明楼总算停下了吃核桃的步伐,恍然大悟一样,就在阿诚都差点信了他的时候,又在小碟子里抓了一把开始吃吃吃,“刚打都开学啦?因为你相亲的事我和大姐都一直没有催你。”

“成家立业比什么都重要!”

阿诚:大哥,憋提这茬了....

“那大哥你为什么不成家?”

阿诚:你看!自己挖坑自己跳了吧?

“我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打算一直为新政0府工作下去吗?”

阿诚:哎呦!说到重点啦?我还是安静的砸核桃吧....

“家里不能谈国事!”

“没有国哪来的家!”

“闭嘴!”

“这话是你教我的!”

....

......

........


看明楼和阿诚一言不发连正眼儿都不看自己的样子,明台估计是什么话都套不出来了,闷闷的说:“我先上楼温习功课去了,吃饭的时候叫我。”

“今天晚上吃什么?”明楼知道阿香不在家的时候,伙食好坏全在阿诚。

“有什么就做什么!”这么一大袋核桃还没有砸完,就想着去去做晚饭了?阿诚表示在明家当个仆人真心累!

“自己做啊?阿香呢?”明台一听,想起在巴黎时候阿诚投喂的美食,心里是有些开心的,但很快明台又意识到,自己今天得罪大哥了....阿诚哥还会不会投喂呢QAQ....“谁做啊?”

“和在巴黎的时候一样,你和阿诚轮流做。”反正我不做,恩....核桃真好吃!

“一起做吧,有个帮手。想吃什么啊?”阿诚问明台。

明台心中一亮,总算找到突破口了,于是眼睛直直的看着明楼,用咄咄逼人的语气说:“我想吃蛇肉!”

“这....我可做不了!”阿诚下意识看了一眼明楼,又迅速低下头去,砸核桃。

“你是没胆儿做?还是不会做啊?”

阿诚抡着小锤子重重的砸向一个核桃,也不知道是把核桃当成了什么人,挑了下眉毛,“我没胆儿做!”‘没胆儿’三个字咬的特别重,嘴角抽了抽,心想着‘小家伙你想吃的蛇肉可不是你能吃的!’

“那大哥呢?”明台看着两人的反应,觉得有戏,难道自己的判断是对的?那为什么大哥要布置那样的任务?

“我怕你吃了不消化!”明楼没想到明台来这么一出,被意味深长的话刺激的不轻,心想着‘要是阿诚因为这个晚上折腾我我就打断你的腿!’嘴里含着的核桃都忘记咽下去了,脸颊鼓起一个小包,在阿诚看来特别可爱。

“看来今天是没有蛇肉吃喽~”明台小少爷毫不客气的把整盘剥好的核桃仁端走了,气的明楼直说他没规矩不顾人,“我先把这盘阿诚哥剥的核桃吃了!”


待明台进了楼上的房间,明楼和阿诚对视了一眼,交流了一下想法。

“他好想知道了什么?”

“这小子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他在考我们。”明楼看了看明台的房门,转过头来看着阿诚手里的核桃,眼神里满是‘快剥啊我还要吃’的讯息,阿诚会意的剥好一个,递过去,就在明楼接核桃的时候,阿诚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凑上前去在明楼白皙的手指上留下一个不轻不重的牙印,用气音在明楼耳边说道:“这条蛇的肉只有我能吃!”

“你!你怎么也学明台!”明楼下意识看了看二楼,脸上有些发烫,只是看不出来,训斥的声音也是压低了的气音,“胡闹!”

“好!不闹了~~”阿诚笑着松开明楼的手,“晚上再吃!”话音一落,立刻狗腿的递过去一颗核桃,剥好的。


END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