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天·肆

无肉不欢,真爱至上

【厉景】复活草

002


云修家的视野非常好,封景站在窗前,漂亮的眼睛没有焦距的看向五光十色的上海夜景,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浅金色的窗帘。上上次他这样等云修回家,云修告诉他,他要和林宣结婚;上一次他这样等,云修告诉他,他是杜飞;那这一次呢?云修会说什么?还是这一次。。。。云修就不回家了?

封景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看见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是云修的短信:我需要静一静,勿找。再拨号过去,已是关机。

封景有些不知所措的放下手机,那句‘敢不接我电话,这次你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在喉间流连许久,最终只是语气担忧的飘出一句:“云修,你到底在哪里?”


封景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2点了,他想去找云修,但云修说了‘勿找’,他就应该相信他,不是吗?不是说好了,永不相欺的吗?可是,为什么心会这么疼呢?

封景无力的倒在沙发上,也睡不着,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蜷缩着身子,过长的刘海松松的遮住大半张精致的小脸。


金柏奖前的这段时间,繁忙的工作和巨大的压力让封景像一张绷紧的弓,今晚一切已成定局,封景才松了一口气,顿时觉得疲惫感扑面而来,几乎将他吞没。

回想起第一次见云修的时候,那时云修还是穆子澈,一场精彩的恋马狂,那戏痴的眼神让封景想到了很多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小演员杜飞,明明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啊,再后来,渐渐接触中,封景只觉得这个演技精湛的年轻人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执着与淡然,这么优秀的云修,天生的演员,作为艺人总监的封景本能的想要发掘他,培养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感觉开始起变化了呢?是云修看着他的眼睛温柔的说出‘我相信你!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相信’开始?还是‘把你自己交给我,让我带你走出黑暗’开始?还是‘我当你是我的家人啊!’开始?


胡思乱想的时间过得很快,封景再次起身去看窗外的时候天已经泛白,拨过去的号码仍是关机状态,封景烦躁的扔开了手机,准备出门去找人。

一打开大门,云修面容肃穆的站在门口。


“云修?”封景看着他泛白的唇色,急忙把他拉进屋里,“你站了多久了?怎么不进来?你这不知道我多担。。。。”

“封景,我想。。。。休息一段时间。”没等封景说完,云修打断了他,语气温柔而坚决,“林宣不愿意见我,说她想一个人静静。”

“休息?”封景熬红的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在你刚刚拿到金柏奖之后?!在你事业最好的上升期?在奠定你娱乐圈地位的时候?我们成立工作室,耗尽多少心血才艰难的走到今天,你接下来的第一步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今后能走多远,在这个关键时刻你却要在现在去。。。休息?”

“我曾经说过,对我而言,人生最重要的是爱情和演戏。”云修轻轻拍了拍封景僵硬的肩膀,“我现在不能不管林宣,她是我的妻子。”

“那我呢?我算什么?”封景的泪水几乎蓄满了眼眶却高傲的不肯落下来,“那不是你一个人的梦想,那是我们的梦想啊!”


云修抱住封景,修长的双臂将封景紧紧圈在怀里:“你是我的哥哥,是我的亲人啊!”温柔平和的语气在封景听来是该死的伤人,“而且,只是休息一段时间,很短的。”


封景把头靠在云修的肩上,沉默一会儿之后闷闷的说:“你先去洗个澡,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处理。”但很快又换上了一贯的骄傲毒舌,“大明星你说了算,行了吧!”


云修看封景这样也就松了口气,笑了笑,便上楼休息,他还想照顾林宣,自己就不能倒下。


封景愣愣的站在那里很久,颓然倒在沙发上,把头埋进柔软的抱枕里,抱枕上还印着云修的杂志照,他太需要这种被信任的感觉了,在厉睿身上找不到之后,他在云修身上找到了。云修实在太温柔了,对封景、对林宣、对柳艺,哪怕是对工作人员,云修永远像一泓清水一样包容他人,封景自嘲的笑了笑,他该知足了不是吗?云修已经给了他无条件的信任,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要求独一无二呢?


TBC


ps:依旧厚着脸皮求回复!求意见!大家觉得是赶快甜甜甜还是再纠结波折一会好?

评论(2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