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天·肆

无肉不欢,真爱至上

【厉景】复活草

写在前面:连续加班近两个月QAQ终于有时间更新了QAQ小伙伴吗有木有忘记我啊。。。。。

大家是不是前面的都不记得了QAQ?

010


ESE的员工一大早就工作的诚惶诚恐,因为传说中不近人情冷酷霸道而最近又陷入丑闻风波和兄弟阋墙传闻的厉大总裁顶着一张瞎子都能看出来春风得意的脸,来公司了。


一进办公室的门,厉睿就看到他的团队个个面黄肌瘦,顶着一头鸡窝挂着堪比烟熏妆的眼袋,和自己的形成鲜明对比。

“厉总,请您过目。”为首的公关把一沓资料递过去,一脸慷慨赴死的表情等待老板的宣判,说真的,如果再加上几天班他真的考虑是要猝死还是去死了。


“可以。”厉睿看材料的效率极高,翻了翻也就知道的很清楚了,他向来严厉却不苛刻,何况今天心情又那么好,“下班,都去休息吧,放你们一周的假。”


‘大赦天下’的ESE帝王对着电脑噼里啪啦的打着字,时不时拨上一通远洋电话,冷静的、井井有条的忙碌着。



娱乐圈总最不缺的就是新闻,即使是娱乐帝国总裁的丑闻也抵挡不住大众对于更加新鲜信息的好奇,加上厉睿方面没有任何回应,媒体也好,观众也好,不会总是去热脸贴冷屁股,厉睿的热度不过半月就渐渐降了下来。

相反,一些丑闻中的其他主角被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网友扒了出来:刚出道的小模特拿着名牌包包炫富的照片,明明演技很差却总是演主角的乖巧新人,在国外混不下去就跑回国内装慈祥长辈吃老本的导演。。。。这些人并不比厉睿干净,或许更脏,有部分拜金的网友表示:和‘伪君子’相比之下,走肾不走心的厉睿反而有‘真小人’的真性情。

对此,厉睿方面依旧没有做任何解释。


直到一个月后,一张厉睿和厉晨同框的照片又一次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



封景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封面上大大的合照,平静的表情下心中感慨万千。

“别看了。”厉睿穿着一身居家服走过来夺过杂志扔在一边,自然而然的将封景搂着怀里,鼻子在封景后颈的细嫩皮肤上磨蹭着,和呼出的热气一起将那一小片白皙染上粉红,“真人在这儿呢看什么照片!”


“。。。。哪儿来的自信?”封景白眼一翻(他最近翻白眼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拍掉厉睿在他大腿根处作妖的左手,“我只是在感概我十年前的拍照技术怎么这么好!”



照片中的两兄弟都是20多岁的俊朗模样,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一个冷峻稳重,一个轻狂邪气。细心的网友的发现唯一能区别两人的地方时下巴上,厉睿有一颗痣,而厉晨没有。

一些厉睿的脑残粉和拜金粉翻出之前丑闻的照片仔细对比,得出结论:照片里很多是厉晨的!!!


—TBC—



【厉睿X封景】复活草

008


祸不单行。


和厉睿预想的一样,ESE年会上的突发状况只是一个开始,一个针对他的开始。

厉睿和秦楚的婚姻在网络上的热度还没有褪去,一系列桃色照片又出现在了网上,掀起轩然大波。有厉睿和本公司艺人一起深夜出入酒店的、有厉睿和嫩模在夜店搂搂抱抱的、有厉睿在国外和知名人士海滩度假的。。。。照片里的主角们有男有女,年龄跨度也不小,一时间,潜规则、隐婚、出轨、同性恋、滥交、性交易等等几乎所有肮脏的标签都贴到了这位ESE的帝王身上。


制片人撤资,合作公司解约,原本谈好的剧本一拖再拖。。。。

娱乐圈就是这个样子,辉煌的时候人人都想赞美你,即他们他们根本不了解你,一旦摔倒了,所有人也都会想在你身上踩一脚,即使他们依旧不了解你。



厉睿和公关团队加班到凌晨,等所有人都回去之后,厉睿透过硕大的落地窗看着外滩夜景好一会儿才回魂似得想起他已经有些天没回过家了。

这一刻冷酷深沉、无坚不摧的帝王不得不承认他感到无比的孤单,上一次遇到如此大难是他年轻气盛一心创建新的娱乐帝国的时候,那时候还有封景一直陪着自己,他们一个运筹帷幄,一个冲锋陷阵,配合起来所向披靡,而现在,厉睿闭上酸涩的眼,揉了揉有些发青的眼圈,孤军奋战的感觉太疲惫了。。。。


“滴——”厉睿的手机响了,但只响了一秒甚至更少,少到厉睿以为那是错觉,看到显示的名字,厉睿原本暗淡的眼神像被点亮一样,他几乎算得上是手忙脚乱的拨通了号码,紧张的样子哪有一点‘厉睿’的影子。


“封景。。。?”

短暂而熟悉的音乐后,厉睿试探的问道。

“你。。。。还在忙吗?”封景的声音很平稳,听上去没有什么波动,“忙完之后来车库吧,老地方,我有话和你说。”


“等我。”厉睿立刻动身,连电话都没来得及挂。

刚走出办公室,厉睿又突然定住,他苦笑着拿起手机,语气说不出的温柔:“现在我的负面新闻太多了,摆明有人针对我,封景,我现在去找你恐怕会连累你。”虽然我想见你想的快发疯了。


“。。。。”电话安静了两秒后,封景依旧骄傲的声音响起,“我等你5分钟,不来的话,就永远不要见面了。”

然后封景掐断了电话。

他知道厉睿一定会来。


果然,4分钟不到,厉睿穿着一身朋克风出现了。

厉睿从没有穿过这个风格的衣服,这么久以来,即使是私下最轻松休闲的时候,厉睿的衣服也是极简干练的,封景感慨于这样华丽夸张又标新立异的服饰居然和厉睿冷峻高挑的形象异常相配。


“我突然发现你还挺有当明星的潜质的。”封景对于厉睿特意的‘伪装’还是有点动容的,但嘴巴上可一点不留情面。

封景这么一调侃倒是让厉睿绷紧这么多天的神经放松不少,他坐进车里,摘下墨镜,同样笑着回应道:“看封总的意思,是想签我?”得到封景一个白眼做回答后,厉睿似乎更开心了,笑的连虎牙都清晰可见,“我今天可是遇到伯乐了!封伯乐?”


“厉晨来找我了!”封景觉得气氛开始微妙起来,他不喜欢这种气氛,就好像什么东西要失去控制一样,于是开门见山说道:“他想让我用那15%的股份支持他,作为回报,把你赶出ESE后,我可以选择继续做艺人总监,也可以股份套现拿钱。”


“我差不多也猜到了。”厉睿谈谈的回答,看着封景的眼睛笑了,“这件事情除了厉晨,秦楚也是‘功不可没’。”


封景有些意外的看向厉睿,他想到厉睿不会太惊讶,但没有想到厉睿这么平静。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又这么冷静,想必计谋于心,早有对策了?”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我说过,我不想看你输的太惨,现在,我依旧是这么想的。”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倒是封景先败下阵来移开眼神,表情也绷不住,露出憔悴的神色,厉睿的眼神太过直接炙热,有些答案他心中隐约知道,但他必须求证:“你。。。。为什么那15%的股份还是我的名字?我不是已经卖给你了吗?”


“你知道的,封景。”厉睿像很多年前一样轻轻扳过封景的下巴,让他平视自己,“这是我们最后的联系了,没有了这些股份,就好像最后一点都断了一样。”


“那种感觉就好像。。。。你真的、彻底的离开ESE,离开。。。我了。”

“一想到这点,我就很害怕,我怕真的有一天,你会从我的世界消失。。。。”

一边说,厉睿一边向封景靠近,嘴唇轻轻落在封景颤抖的睫毛上。

“这些天我有时候甚至在觉得,ESE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如果我救不了ESE,你会不会为了你的心血回来?还是对我失望透顶?”

厉睿将封景圈在怀里,低沉温柔的声音伴随着吻落到封景的脸颊上。

“我可以放弃事业,放弃骄傲,但我不能放弃你。。。。”

“封景,回来吧,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抱着封景的时候,厉睿总能感觉到全身心的宁静,就想周围都消失了,天地间只有他和封景,他很享受这样的时间。

很久很久之后,封景的手渐渐回抱住厉睿的后背,还没等厉睿为失而复得展开笑容,后背突如其来的一阵疼痛,封景这一拳用了十足十的力气,让厉睿疼的龇牙咧嘴,却将怀里的人抱得死死的一点不松手。封景闷在厉睿胸口,明明是放狠话却说得软软糯糯的。


“敢再骗我的话,你就死定了。。。。”


TBC

哈哈哈~~下章节可以开始虐(?)厉睿了!!!

【厉睿X封景】复活草

007


全场都在屏息等待着厉睿的回答。


直到褚风拍拍他的手提醒,封景才注意到自己握着高脚杯的手指在颤抖,骄傲如封景,他平静的放下酒杯,用一种极为优雅的姿势坐好,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厉睿。

封景没有办法自欺欺人,他还是很想知道厉睿的答案。


“我和秦楚一年前离婚,和平分手。”厉睿的说的简单直白,说完礼貌又疏远的走到不远处的秦楚身边,“但秦总还是ESE的副总,我们也依旧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


伸手不打笑脸人,厉睿已经把话说死了,和平分手,大家都是成年人,秦楚也不好做出一副受害者的形象,便整理了下脸上的笑容。

见两位当事人都和和气气,起码台面上的,似乎挖不出什么新闻了,记者显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爆炸性新闻,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又不死心举起录音笔:“为什么要隐婚又隐瞒离婚的事实?之前有传言说是有第三者介入您和秦总之间导致这段婚姻的结束,请问您怎么回应?”


“我不觉得我有义务向媒体公开我的私事,至于那个‘传说中的第三者’。。。。”厉睿意味深长的看了秦楚一眼,“既然你都说了是传言,怎么?现在你凭什么要求我厉睿,来回应你的一个传言?”

记者虽然忌惮于厉睿的气场和背景,但还是死皮赖脸的不愿放弃,想做最后的抵抗,但厉睿先发制人的开口:“你是哪家媒体?连自己名字都不敢报吗?ESE不欢迎无名之辈!!”


这下轮到记者措手不及了,慌忙之下随便说了一个还不太出名的小公司,厉睿眼神一暗,转身对远处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男人问道:“李总,你们公司的记者?”


中年男人一脸诚惶诚恐,指着记者,大叫冤枉:“厉总,您可别误会!我。。。我哪敢啊!!我。。。我这也没理由啊!!他。。。不是我们公司的!你!!你是谁派来的!为什么栽赃给我们!?”


这下似乎事情就比较明了了,看上去像是有人刻意买通记者来闹事,对于记者提问的内容关注强度在一定程度就被分散了。一个没有公司的野记者自然而然被‘请’了出去,厉睿简单而诚意的致歉之后晚会继续进行,淅淅嘘嘘的交头接耳声音伴随着觥筹交错响起。。。。



秦楚绷着笑容随厉睿来到顶楼的办公室后冷下脸来,看着厉睿紧皱的眉头,冷笑着讽刺道:“和平分手?合作伙伴?呵呵!”


“不然呢?”厉睿一直在想封景的眼神,语气也不算太好,“告诉媒体你的前夫为了一个男人和你离婚吗?”


秦楚的脸色更加难堪了,但高贵的出身不允许她像歇斯底里的妒妇一样大叫,她的话语平稳却刻薄:“你,厉睿,根本不配谈爱情!你五年前为了利益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把封景踢走、抹黑他的时候,你有想到你的爱情吗?现在你想要爱情了,就把我踢开,你想到过五年前没有我你能这么快坐稳江山吗?你根本就只爱你自己!”


秦楚伤人的实话像一把把刀直直戳在厉睿心口上,连相识六年,聚少离多的秦楚都把他自私的本质看着这么清楚,为什么朝夕相处了十六年的封景却从不曾恨过,直到他亲手把他从身边推开。。。。


“你不过是个自私的孤家寡人罢了!”秦楚高傲的踏着高跟鞋离开办公室,留下厉睿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追悔。


TBC


最近忙到死啊QAQ戳出时间更新可能比较短小,大家不要嫌弃我哦。。。。封宝宝和你们的回复是我更文的动力哦!!么么哒~

【厉睿X封景】复活草

006


一年一度的ESE年会,与其说是员工们的年终聚会不如说成娱乐圈的最大交易会,国内最顶级的媒体、大腕、巨鳄几乎都会出席,尤其是近几年ESE开始在海外市场逐渐成长壮大,很多国外的知名导演、艺人、公司也都会来参与,可谓是巨星云集,卧虎藏龙,来参加的人都不单纯,谁都带着点不可告人却又心照不宣的小心思。


多年来封景习惯却一直不喜欢这样的聚会,尤其是像这样云修不在的情况下,但工作室才刚刚起步,云修也还会回来,比起电话里去放低姿态,倒不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各取所需。


褚风的性格倒是很吃得开,端着一杯酒,优雅的笑着,开朗有礼,短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和人聊开,封景也算欣慰,虽然不及云修,但毕竟是自己看中的艺人,各方面实力也是业中翘楚,褚风的野心和世故更是会让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眼观六路的褚风显然也看到了坐在角落喝酒的封景,他走了过去,特意选了一杯封景爱喝的红酒,不由得觉得这个战无不胜的男人实在是执着的可爱,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机会封景居然还能像没事人一样自顾喝酒。

“封总,感谢您对我的栽培,也感谢您给我指了一条明路。” 这话倒是真心,如果不是封景培养他,带他离开ESE,他现在可能还在吃《花样》遗留下来的一点名气,而不是有高质量的剧本。


“你不用感谢我。”封景和上次在《花样》庆功会上一样还是冷冷的,但这次并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也没有拒绝褚风的酒,“在这个圈子里,你们所拥有的成就,都是你们靠自己的努力换来的,如果真的要感谢谁的话,就感谢你自己吧。”

感觉到封景的接受,褚风的心情越发畅快,连带着礼节性的微笑都鲜活生动起来,他似乎还想表达什么,但‘小小’的插曲吸引住全场的目光。



“之前网上疯传您和秦总的结婚证书,最近网上又有了你们的离婚证书,请问厉总您和秦总现在是什么关系呢?”


一个不起眼的小记者突然跑到厉睿面前举着录音笔问出爆炸性的问题,厚重镜片遮住的眼睛满是疯狂。在这种情境下提问,一直对此事不回应的厉睿碍于在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会不回答,但也意味着彻底得罪ESE的帝王了。

今晚,要么,一夜成名,要么,一败涂地。


一时间整个大厅静的可怕,所有人都各怀鬼胎的在等待厉睿的回答,封景和褚风也愣住了。这么多年来,封景见过很多为了新闻放弃职业操守和道德底线的记者,但像这个这样几乎赌上整个记者生涯的,真没遇到过。



秦楚是世家千金,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长大的,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一时间吓到了,连微笑的僵在了脸上,就只是傻傻的站在那儿。厉睿花了一秒钟回过神来,他看到了角落里的封景也在看着自己,厉睿脑子飞速运转着,他必须想出一个对ESE、对封景伤害最小的答案。


短短半分钟的时间也足够在场的人精看笑话了,两位当事人也还在沉默着,公关永远是最快作出回应的:“这次的年会厉总并没有接到任何专访的通知,这位媒体如果您有什么。。。。”


公关人员用最客套官方的话玩太极,安保人员也已经赶到现场正要有所动作,厉睿却突然走近记者,示意公关让开,像怒极反笑的暴君,声音阴冷的让人后背发凉:“既然你们这么关心ESE,这么关心我,那我今天就给你们好好说说。”


TBC


【厉睿X封景】复活草

005


封云工作室。



“不行。”封景很干脆的拒绝了厉逍的要求,目光飞快却细致的扫过一行行文字,他很忙,哪有时间上工作之余‘带孩子’?


“为什么?”又一次碰壁的小少爷非常不满,尤其是像现在这样,封景低着头在签文件压根都懒得抬头看他一下,“云修现在不在,你们工作室不是缺人吗?你倒是说说我哪里不好!?”


“无能为力,我实在说不出你有什么好。”封景终于抬了一下眼,速度之快,与其说是看厉逍倒不如说是活动一下眼皮,“而且,我这里是宁缺毋滥的。”

“我带资进组行不行!!”厉逍被封景特色的白眼刺激的火气蹭蹭蹭直冒,他上前手撑在桌子上,啪的一声一巴掌按住封景正在看的文件,甩出自己最大的砝码,“ESE里面你的那15%的股份,我让我哥给我,我带到你的工作室来,好不好?”


封景这下才正眼瞧着厉逍,自以为有戏的厉逍正想得瑟的仰天长笑一下,就被一盆冷水浇个彻底。

“我说过要把股份给你吗?”厉睿一身笔挺的西装向他们走来,随手将风衣外套扔在沙发上,“你最近不是有戏要拍吗?怎么这么闲?”


“哥,你怎么来这儿啦?”厉逍看着厉睿无比自然的搭上封景肩膀的手,表情变化莫测,噼里啪啦甩出一通话,“你给我找的秦大经纪人实在太弱了!她给我弄得都是什么烂剧本?演了分分钟被黑死的节奏啊!”

“每次和导演、制作人聊天她就只知道‘保持微笑’,一开口就是礼节性的客套话,完全提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想法和意见。”

“选择和我搭戏演员的时候就知道到炒作人气,也不去考虑合不合适,演技怎么样。”

“前几天居然还帮我接什么狗屁的床上用品的广告?她这是没经验拿我当试验品啊?”

“既然你这个亲哥这么不靠谱,那我只好自救一下喽~”

“所以我就来找最好的经纪人啦。”

。。。。。。


厉逍完全不管厉睿越来越黑的脸色,倒是惊喜的发现封景的表情有了一丝变化,从原来的完全冷漠到现在居然有了一点笑意?要不是人事封景十几年厉逍还真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行了行了!”厉睿难得有些严厉的打断了自己弟弟的话,“不喜欢就换,到这里来做什么?”

厉逍也是个机灵的主儿,看着厉睿使的眼色,又见封景抿着的嘴唇,心中就有了大概。但小孩儿心性好玩又腹黑,只听他乖乖说道:“那就不打扰喽!”厉睿刚松开一口气,厉逍又追加一句:“嫂子,你再考虑一下,给弟弟一个机会嘛?”说完,脚底抹油一溜烟跑了。


厉睿沉默的反省了一下自己对厉逍的过度溺爱,又见封景一直不语,又不好接话,毕竟封景并没有说过已经原谅他,现在被厉逍这话一弄倒是尴尬的很,厉睿只得堪堪拿开放在封景肩上的手,拿出华丽的邀请函递到封景面前,“周四ESE年会party,希望你可以参加。”

“娱乐圈有头有脸的人都会来参加,于公于私,我都希望你能来。”厉睿又补充道,“和我一起参加。”


“我已经辞职了,要以什么身份去呢?”封景看了一眼熟悉的卡片,转过椅子来和厉睿面对面问到。


“经纪人、艺人总监、股东。。。。我的爱人,只要你愿意来。”最后几个字,厉睿说的语气坚定。封景淡淡的笑了,阳光镀在他纤长的睫毛和光滑的脸颊上,有种圣洁的美丽,表情却是让人说不出的心疼,封景小声的低喃,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质问厉睿:“如果,再早一点,多好。。。。厉睿,你,为什么给我我最想要的东西,却是在我想放弃的时候呢?”


TBC


ps:最近特别忙,可能会更慢一点,谢谢继续喜欢的小伙伴们!你们若不离,我必不弃坑!么么哒!

你就是我最美的封景!

声明:就事论事,只谈剧,不要牵涉到演员!不要牵涉到演员!不要牵涉到演员!

剧里面没有人能配得上封景!剧里面没有人能配得上封景!剧里面没有人能配得上封景!

不是我私心,就像云修说过的那样,有的人很好却只给了一半爱,有的人不那么完美却给了所有的爱,看到封景语气温和,带着疲惫的笑意去一个一个打电话的时候真的想哭啊!那种心疼他替他感到委屈的心情一点都不亚于原著里【周老板】那里,他是那样骄傲的人啊!!封景的爱永远都是那样毫无保留,即使被背叛过,他也敢豁出所有再去爱一次!但是!!剧里有谁配的上他的爱吗?没有!!或许10年前的厉睿值得把。。。。

封景在天台上在厉睿说“没想到你在受过那么多痛苦后还能这么奋不顾身!”的时候时回答道“只要是遇到对的人,我都会这么做!”QAQ我想告诉你啊封景宝贝!没有人对得起你这份真心!没有人!!我宁愿你一直是高高在上,只可远观的女王,也不愿有人理直气壮的拿着你全部的真心当作他情感的‘一部分’!!!

封景你很坚强,敢爱敢恨,但是我不坚强,我很伤心,我很心疼啊!

百粉点梗

没想到我也有百粉的一天,忽然看到居然有100个小伙伴关注我了好开心😊.....然后就是点梗惯例了,话说lo真有这规矩吗?哈哈哈!

嗯.....cp的话,峰霆,诚楼.....及其延伸都可以;欧美圈的话:冬盾铁盾,美鲨,蝙超.....等......哎呀对了,我最近还掉进了封景的坑.......
还有好多cp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我还蛮博爱的啦!
肉梗优先哦(´・_・`).....

ps:如果有小伙伴和我以上列举的cp都不逆的话.....我们结拜吧QAQ冷逆圈知己难求啊啊啊!